錫呂.瑪塔吉女士
 1992年3月7日香港公開講座


 

   我向所有真理實相的追求者致敬。

    首先,我們要知道,真理是如其所如的。你們無法改變真理,你們要如其所如的接受它。很可惜,以人類的知覺,我們不能知道真理。要有一些事情發生在我們身上,我們才可以知道真理。因此,在所有的經典,如法句經,聖經、印度的經典或古蘭經都說,你們要通過得到自覺而有一種內在的改變。這便是"Buddha"(佛)這個字的意思。Buddha是梵文,"Bu"的意思是在你們的中樞神經知道真理。

    在我們進化的過程中,我們現在成為人。還有一小步,我們便可以得到覺悟的境界,即佛的境界。佛陀,還有耆那教的大雄,他們生在大約相同的世代,他們都很熱切希望人們得到他們的自覺。他們都不說神。因為如果他們說神的話,那些人便只會拜神,而不去追求自覺。但如果沒有自覺,我們便不能吸收任何宗教原理在我們之中。

    例如,你可以是佛教徒、基督徒、印度教徒或回教徒,卻可以犯下任何罪惡。這有甚麼分別呢?所有這些只是個招牌。我們要真正成為得到覺悟的人。

    無論我向你們說甚麼,你們都不要盲目接受。你們要好像科學家那樣,保持開放的頭腦,將我的話看成是一個假設。但如果這個假設被證實,那麼作為誠實的人,你們便要接受它。

    你們剛才已聽過內在能量系統的介紹,那是內在於你們的。當靈量提昇起來,穿過六個能量中心,最後穿越頭頂,你便變成是個得到覺醒的人。你們不能有意去靜坐,而是要在靜坐之中。有兩個關於你們的真理你們要知道。從基本來說,第一個真理是,你不是這個身體、這個思維、這個自我和超我、這個情感、這個頭腦,你們都是純潔的靈。這是我們要去成為的,為此你們內在才有這個能量系統。

    第二個真理是,有一個無所不在的上天浩愛力量,是無形無象的。你們看這些美麗的花朵,我們都視之為理所當然的。它們都從大地之母而來,但我們都不去想,這是多麼大的奇蹟。且看你們的眼睛,是部多麼好的照相機,你們的腦袋像部電腦,但我們將一切都視為理所當然的。心臟的跳動,我們也視為理所當然,我們不去想,是誰造就這些工作的呢?我們也不去想,我們是如何成為人的?所有 這些都是由上天浩愛的力量去成就的。

    這個力量與所有事物相連,因此我們心內的靈應成為我們的注意力,啟發我們的中樞神經系統。我們便成為佛,即得到覺悟的人。這不是靠看書的,書本只是思維上的事,過度思考已令我們有很多壓力、精神緊張,因此我們要超越這思維。

    當靈量昇起,穿過額輪,即視神經交叉的地方,她便吸入大腦的自我和超我,即 那個人的思想積集和制約,於是我們的額輪便會出現一個通道,靈量便可以上昇 至頭頂,穿越頂輪。

    就好像梵文稱鳥兒為"Dijaha",即重生的意思。鳥兒起初是一隻蛋,然後成為一隻 鳥,同樣一個得到啟發的人亦被稱為Dijaha。

    當頂輪打開,我們便得到覺醒,就好像這個麥克風,是要連接到總機,否則便沒有意義。同樣,若我們連接到上天的整體力量,我們便知道自己則誰。你會明白 自己美麗的神性,跟著你明白自己的一切。而且你的注意力也會在你的手指、你的神經線上反映出來。就好像在圖表中,我們看見所有輪穴都用不同顏色表達出 來,表示所有輪穴都可在指尖上感應出來。我們總共有七個輪穴,右脈是我們身
體和思維的一方面,左脈是我們情惑的一面,在醫學上稱左右脈為左交感神經和 右交感神經,中脈則稱為副交感神經系統。

    當我們跑步時,我們會便心臟加快跳動,那是使用交感神經系統。我們有緊急的 時候,也會使用交感神經系統,而副交感神經系統,則使心臟恢復正常跳動。

    當靈量上升穿越視神經交叉,我們便到達無思慮的入靜狀態,我們的頭腦十分清 醒,但卻沒有思慮與雜念,跟著再穿越頭蓋骨。當與上天的聯繫得到良好的鞏固 ,我們便進入無疑惑的入靜狀態。你想思考的話,便能思考,若不想思考的話, 你便自然在一個十分安祥和平的知覺狀熊,你完全不會感到壓力或精神緊張。一個思潮昇起然後降下,另一個思潮昇起然後降下,我們總是在這些思潮中打轉。

    這些思想來自過去或將來,我們無法在現在此刻。但思潮中間有一個空隙,當額輪打開,你變得無思無慮,你便在當下此刻。當下此刻才是真實。這時你便到達神聖的境界,這便是靜坐的境界。你們應該明白純潔的靈的特質,首先要知道純潔的靈是一個普遍的存有,在每一個的身上都反映出來。當純潔的靈進入我們的 注意力,我們的注意力便受到啟發,達到集體意識的知覺狀態。我們不單感應到 自己的輪穴,也感應到每一個人的輪穴,沒有了彼此之分,微觀生命變成宏觀的生命,就像滴水流入大海,我們不再有爭論或戰爭,因為每個人都知道絕對的真 理。絕對真理是不能被挑戰的,就好像我現在坐在你們面前,你們所有人都看見 ,這是真理,無可置疑的。當你們成為純潔的靈,你們也會知道絕對的真理。

    若你把十個已得到自覺的小孩子矇上眼睛,然後問那些小孩,某位先生有甚麼問 題,他們會豎起同一隻手指,例如是這隻手指,然後問那人是否心臟有問題?他 說是。那是怎樣知道的?因為這隻手指是代表心臟。

    當靈量上昇,便能穿越各個能量中心,左右交感神經系統會合在一起,成為一個通道,中間的通道就是副交感神經系統。若我們太多使用左脈或右脈,便會令左右脈分開,使我們有思維上、情緒上和精神上的疾病。但當靈量上升,便會糾正 輪穴的位置,連合成一通道。然後靈量會滋養各輪穴,把你和上天聯合起來。當上天的生命能量流經你的身體,你便變得十分有活力,同時十分有愛心。你也會 十分鬆弛,不會感到生活上的緊張與壓力。

    就好像如果你在海中心,你會害怕那些海浪,但當你在船上,你就能享受這些海 浪。若你懂得游泳,你還能跳入海裡,拯救其他人,這就是在霎哈嘉瑜伽所發生 的事情。你可以解決所有身體上的問題,因為你可以提昇靈量。你可以解決所有 思維上的問題、情緒上的問題、靈性上的問題。

    在印度,有三位醫生因研究霎哈嘉瑜伽而得到醫學博士學位。他們研究血癌、癲 癇症和哮喘病。在倫敦,有七位醫生正統計有多少人因霎哈嘉瑜伽而得到醫治。

    這是你們內在的力量,是你們自己本有的。就好像一根燃點了的月蠟燭能夠燃點 另一根一樣。因為你們內在的系統一早已準備好了。

    這是要自然發生的,因為這是生命的過程,在每個人的身上都可以發生。我們知道未來佛稱為 Matriya,意思是三個力量,一個代表安慰,以作醫治,另一個代表 教導、勸喻。第三個代表救贖,使人得以進化。這三種力量都在未來佛身上,故稱Matriya,這就是佛。未來佛就是佛,這就是指一個人得自覺,而且可以令其他 人也得到自覺。有一位英國很有名的詩人威廉•布萊克 (William Blake),也說 出同樣的事情,他 說有一天上天的子民會令其他人變成聖人。

    現在就是你們達到自覺的時代,你們不用做甚麼,不用付出甚麼勞苦,你們或會問為甚麼所有宗教都失敗?因為他們 都變得追求權力或追求金錢,他們都不追求靈性,所從偏差了。宗教本身沒有甚 麼錯,那些先知本身也沒有甚麼錯,聖人在世也沒有甚麼錯,錯的是人類。所有 生態、政治、經濟上的問題,家庭、社會的問題,都是來自人類的,如果人類可 以得到轉化,所有問題都能夠解決,所以人類必須得到轉化,你們體內的系統已 經完全準備好了。永恆的靈的最大特質是讓你成為喜樂的源頭,為你及為其他人 帶來喜樂。喜樂沒有二元性,如開心或不開心,喜樂是絕對的,這是絕對的經驗。

    我對中國人十分有信心,我到過中國內地三次,也和中國的總理見過面,他問我有關靈性上的事情,這是十分令人驚奇的。俄國人也是一樣,現在霎哈嘉瑜伽在很多地方有傳授,我們也嘗試在香港發展,但到現在為止,我不明白為甚麼人們 對關於自己的事沒有興趣,這是十分重要的。

    首先現代社會有很疾病,其實透過自己很容易便可以醫治,所有因無知崗產生的 問題都會結束。這是完全免費的,而且也是你們內在的。就好像大地之母生出美 麗的花朵,你們要給大地之母多少錢呢?她不明白甚麼是金錢,甚麼是銀行制度 ,這全都是自然而然的。

    我知道在此刻你們每一個人都可以得到自覺,只要十分鐘便可以了。但得到之後 ,你們還要去鞏固它。你們毋須像佛陀那樣出家做苦行僧,你們不必受甚麼苦, 也不用到喜瑪拉雅山做倒立的姿勢,唯一要的是到靜坐班去。

    我們有一些從澳洲來的練習者,現在在你們之中,只是為了把霎哈嘉瑜伽傳給在香港的人,分享這感受,分享這喜樂。當我第一次到俄國時,我很驚奇有二十五 個德國的霎哈嘉瑜伽練習者在那裡,那些德國人都變得十分和譪友善,你簡直不相信他們是德國人。我問他們為甚麼要到俄國,他們說﹕「母親,我們要補償先祖輩對俄國所做的暴行。」我的心受感動,我們可成為一個大同世界充滿莫好的 人。我丈夫說我把世人都變成了天使,一種新社會、一種新人類已經形成了。我 們在全世界都有兄弟姊妹,我們只需要成為這樣。這不是一個組織,你們只需要 成為這個狀態,這才是重要的。種子要成為大樹,因此你們要回到集體中,所有 清潔的工作便自然的發生。

    在這次公開講座,我不能把所有告訴你們,在此之前我到過香港多次,但沒有接觸到中國人。我今天十分高興能看見你們,因為你們都是認真的,心地十分好的 人,我相信你們所有人都會成就很大。在紐約有很多中國人,在加拿大也是,在洛杉機有很多依朗人,我們之中有很多回教徒、基督教徒、印度教徒和很多不同 宗教的人,他們崇拜基督,也崇拜佛陀等,因為這些降世神祇就如花朵,但人們 摘下那些花朵。那些降世神祇在不同時代來到人間,但人們摘下那些花朵,更為那些死去的花朵而鬥爭,說這是我的,這是我的。你們怎可能去鬥爭?因此我現 在邀請你們要去得到自覺。
 

返回首頁